粤财司歌:《我的信仰》
您好,   | 我的帐户   | 安全退出
行业动态
首页>新闻资讯>行业动态

践行公益使命 慈善信托持续升温

2019-01-10

慈善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和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随着我国居民生活水平的持续提升,可支配收入迅速增长,慈善事业进入快速发展期。


作为践行慈善事业的重要载体,2018年是慈善信托项目遍地开花且充满突破的一年。得益于2016年慈善法与2017年慈善信托管理办法的落地,信托公司、慈善组织对慈善信托的热情持续高涨,这一年中,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积极进行多样化的探索与实践,充分激发慈善信托的发展活力,无论是项目备案数量、项目服务对象,还是单笔项目金额、受托财产规模,均有显著增长。


“慈善中国”网站发布的信息显示,截至2018年年末,慈善信托备案数量达到了136单,受托财产总规模达到19.98亿元;涉及的公益慈善领域涵盖了节能环保、扶贫、教育、防灾、文化保护传承、疑难病症儿童救助等。


从慈善信托发行情况来看,2018年下半年项目的备案有明显提速,据《金融时报》记者不完全统计,2018年1月至6月,约有19单慈善信托项目备案,而在第三季度,就有约18个项目进行了备案,第四季度更是以30单刷新了纪录。


不仅是项目密集落地,各家信托公司在慈善信托领域也实现了多个“首次”,国内首个以“政府部门委托+慈善组织受托”为模式的慈善信托“大鹏半岛生态文明建设慈善信托”,首个由节能环保公司牵头发起的慈善信托“百瑞仁爱·沃特节能慈善信托”,首个由多家信托公司共同设立的慈善信托“杭工信路之江1号生态保护慈善信托”以及首个体验式扶贫慈善信托“厦门信托·临夏希望之旅慈善信托”等都在去年顺利落地。


慈善信托在规模、数量双增长的同时,受托机构、受托结构、受托财产以及项目模式也趋于多样灵活化,相较最初多为中短期小规模的项目,今年,有利于慈善理念事实与传承,有利于慈善信托可持续发展的永续型慈善项目越来越多,针对精准扶贫的慈善信托项目也在加快增长。


从模式来看,信托公司去年开展的项目仍以货币型慈善信托为主,但针对股权、艺术品、不动产等非货币类慈善信托,国投泰康信托、万向信托等少数信托公司也开始了“先行先试”,备案了数个项目。


慈善信托的飞速发展,与相关政策的出台密不可分。除上述提及的慈善法与慈善信托管理办法外,北京、深圳、江苏、浙江等地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慈善信托管理规定或实施办法,也对慈善信托产生持续性的规范与引导作用。


从浙江省2018年年末出台的《浙江省实施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〉办法》细则来看,主要以改革、价值、问题为导向,对慈善行业自律、募捐方案备案、变更捐赠财产使用用途、慈善组织以外其他主体开展慈善活动、促进措施等内容进行了相应规定,同时鼓励慈善组织、互联网公开募捐平台运用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技术创新公开募捐活动的载体和形式,推进慈善事业发展。


在慈善事业大踏步前进下,信托行业布局慈善信托的脚步也欲进一步加速。据百瑞信托家族与慈善办公室总经理张永透露,“百瑞仁爱·天爱慈善信托”“百瑞仁爱·春晖慈善信托”等多单慈善信托有望在近期落地。


不过,市场空间大,发展潜力足的慈善信托,也面临着诸如税收优惠机制缺乏、慈善信托制度待完善、发展动力不足等待解的现实问题。有业内人士曾表示,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制约慈善信托发展的税收问题,慈善信托很难长远健康发展。


关于慈善信托规范、持续运行的问题,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公益发展研究院院长徐家良认为,在国内仍属于新生事物的慈善信托,在发展过程中还需要学习与借鉴国外经验。在他看来,慈善组织,不仅仅是非营利组织,还包括营利组织,只要符合非营利和慈善目的,都可以认定为慈善组织,范围较宽,有利于吸引更多社会力量。此外,把慈善信托作为一个慈善组织,可以在税收政策方面得到更多优惠,对信托公司也具有吸引力。


中诚信托在去年发布的《2018年慈善信托研究报告》中也指出,慈善信托要实现规范、高效运行,需要搭建合理的慈善信托治理机制,并对受托人尽职管理的关键环节进行梳理。该机制以受托人为核心,同时处理好与委托人、共同受托人、受益人、监察人、投资顾问等慈善信托当事人的关系。在此基础上,受托人还应当在慈善信托的设立、运行以及终止清算等全流程履行尽职管理义务。


展望2019年,在《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1月1日正式实施后,慈善组织可以直接购买银行、信托、证券、基金、期货、保险资产管理机构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金融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。


资金来源的丰富,为慈善组织有序推进慈善信托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平台。而除信托公司、慈善组织之外的公募基金、私募基金、券商等也将迎来参与慈善信托的拓展机会。向更加多元化、市场化方向迈进的慈善信托,新的一年有望在慈善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
来源:中国金融新闻网

作者:李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