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动态
首页>新闻资讯>行业动态

屡禁不止的违规政信担保融资

2018-02-02


在强调穿透式监管、严控地方隐性债务风险高压下,政信融资违规担保乱象仍屡禁不止。近期,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公布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问责情况通报,部分信托公司因违规与地方政府签订担保函而受到点名批评。事实上,去年以来,针对地方政府变相举债的一系列监管措施接连落地,政信业务得以整肃,未来随着监管政策影响力逐步释放,政信融资违规担保现象将进一步减少。

违规担保被罚

近年来由于部分地方政府债务增长较快,隐性债务风险积聚,清除国家经济债务“灰犀牛”成为监管主旋律,多起违规举债案件在监管重拳打击下逐渐暴露。

近期,云南省政府办公厅通报了其管理辖区内13县地方政府违规为信托公司出函担保行为,从披露具体情况看,涉及地区包括云南省保山市、昆明市宜良县、楚雄州禄丰县、普洱市景东县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,四起案例全部涉及信托资管计划融资,累积涉事金额为13.8亿元。

类似的处罚案例并不少。今年1月,山东信托因“部分政府融资平台业务由地方政府变相提供担保”被山东银监局予以处罚,不久后,国通信托也领到湖北银监局开出的罚单,处罚原因是在信托业务经营中,国通信托违规接收了地方政府部门提供的承诺函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表示,“若出具担保函的融资平台违约来由政府兜底,就属于政府债务,造成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规模过高,现在很多政府的地方政府债务/财政综合收入都超过了80%,一旦出现极端风险,将对当地经济带来巨大杀伤力,另一方面,信托融资计划违约也会给政府公信力带来损害”。

缘何屡禁不止

事实上,整肃厘清政府与企业之间的责任问题一直是近年来监管重点工作,早在20149月国务院就已经明确“剥离融资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,融资平台公司不得新增政府债务”。此后监管愈发严厉,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,尽管前期监管对地方政府违规出函金融机构行为已三令五申禁止,但市场上仍接连曝出信托计划违规接受当地政府担保的新闻。

对此,赵卿坦言,信托公司给地方政府平台提供融资,主要是看中政府信用背书。一般平台的可抵押资产不是很多,或者已经对其他融资渠道提供了抵押,所以才会屡屡走地方政府举债担保的路径。

“这些都是早期之前的存量项目,那时候监管并没有这么严,而且也是通行的做法,自2017年财政部严查地方政府违规担保融资,这些存量项目也被究查出来了,所以违规有一定大环境影响,后续可能各地方还会暴露出这方面的合规问题,目前新增政信业务已经做到完全合规了。”一位不愿具名信托研究员补充道。

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也坦言,这是由于信托行业长期沿革下来的潜规则,主要还是实际业务风控需要,为了达到尽可能降低业务风险的目的,而地方政府担保可以很好地给项目增信。

信托公司转型难题待解

事实上,近年来信托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,政府兜底信托融资平台违约遭遇严监管,委托贷款通道业务全方位堵路,加之传统业务营收、净利增速都在下降,信托行业转型迫在眉睫。

赵卿认为,信托公司的转型符合大趋势,一是拓宽业务模式,包括尝试资产证券化业务或是证券类信托,比如FOF形式;另一方面是扩宽投资领域,以前的主要投向多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,对于平台类项目,未来信托转型主要是PPP方向,此外,信托的转型方向还有消费信托,例如涉足消费信贷领域。

不过从推进过程来看,创新领域业务进展依然十分缓慢,赵卿坦言,“信托业一直都是以债权类项目为主,其运作模式、收益回报、风险监控与股权项目都有较大不同,信托公司要开展创新业务,需要建立业务团队,风险防范体系、制度流程等也需要相应调整,所以需要过程和时间”。(北京商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