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动态
首页>新闻资讯>行业动态

信托业戴上了“紧箍咒”

2017-11-30

突然进入混业监管时代,有点猝不及防,这是很多人看到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的第一反应。但更确切的说,即将进入的不仅是一个混业监管时代,而是一个强监管时代。在强监管时代,所有金融机构终于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,过去因为分业监管存在的套利空间被进一步压缩,其中,因为去通道的监管政策,信托公司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。

截至上半年末,信托业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3.14万亿元,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中排名第二,仅次于银行理财。但对信托有所了解就会知道,信托规模的壮大属于“虚胖”,据业内人士估算,通道类业务占全部信托产品的60%左右,甚至更多。翻开信托公司的每年年报就会发现,一些公司总人数不过100多人,但管理资产规模是1000亿-2000亿元,如果不是通道业务,何以兼顾这么大的资产规模?通道业务并不是个别公司,而是整个行业的特征。

作为天然的通道方,又是大资管的一员,信托规模的飞跃式发展本就源于“银信合作”模式。2007年开始,银行对房地产和基建项目融资开始收紧,为绕过监管,信托通道业务迎来春天,也带来了信托行业的快速发展。记得有位朋友早年从国内某知名财经大学毕业,他说,毕业的时候,大家都争着去投行、国有银行总部,去信托的寥寥无几,但几年之后,他却是发展最好的。

除了通道业务的最大变化外,“征求意见稿”对信托行业的影响是全方面。信托公司需要逐步适应多部门监管、加强合格投资者鉴别、审慎处理资金池产品、减少信托产品结构化安排、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,信托行业和每家信托公司都将面临刚性兑付的困局。《指导意见》第十八条明确要求“打破刚性兑付”,并提出了刚性兑付的认定标准、处罚措施,甚至规定了有偿举报等制度安排。在《指导意见》其余条文中,也有诸如“出现兑付困难时,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”的规定。这份文件体现了监管部门打破刚性兑付的决心和勇气。从过去多年的实践来看,刚性兑付作为信托公司提供的“隐性保证”,在前期拓展信托业务、延缓具体项目风险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但是长远来看,除部分项目通过兑付安排,以时间换空间,在实质上化解了风险,刚性兑付更多的是将风险积累于信托公司自身,或转移至其他的金融部门,不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发展。而且明令禁止刚性兑付,可以促使资管机构更加谨慎履职,从源头上降低了具体项目的风险。

对于信托公司而言,本来就不应承担刚性兑付责任,这是与信托的基础法律关系不符的,但在实际操作中,多个风险项目都由公司兜底的方式完成了风险化解。考虑到第一个打破刚兑的机构所面临的巨大声誉风险,不到万不得已,恐怕没有一家机构愿意踏出这一步。

可以说,本次的“征求意见稿”给飞速发展中的信托行业装上了一个“紧箍咒”,但是,业内人员也在呼吁,在把银行、证券、保险、信托放在同一起跑线的同时,也要确保信托的制度优势。银行可以存贷款,证券可以承销一级市场,保险可以发起保险产品,信托的最大优势就是信托财产的独立性。与一般的金融资产不同,信托财产是独立、不可分割的财产,这就意味着,信托财产一旦成立,就从委托人、受托人、受益人的财产中分割出来,成为一笔独立运作的资产,它不能被抵债、清算和破产。这是写入《信托法》的,这对于高净值人群而言,极具吸引力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《信托法》很多时候是缺位的,更多会把《公司法》作为主要法律依据。如果信托财产的独立性能够得到保障,那么才是真正的“回归本源”,信托业的发展才会有质的提升和保障! (证券时报